QIU

一边啃高中课本一边学画的学生党。
主要是以更画为主,文字表达为辅。
希望有朝一日能画出有内涵的作品。
致力于分镜和黑白画。
最近尝试着tf的彩漫。
偶尔脑抽写文。
内容主打友情、亲情向。

喜欢的CP飘忽不定。
目前要高考了,更新会停下,但画风也会随着练习的加深而更加完善成熟起来的。三个月后见吧……

《special world———friends》

(时间线发生在短漫之前,概括起来就是两个路痴的偶遇…)


       他正在下陷。

       这片该死的沼泽地。

       巴里已经在这片镜像森林中困了三天,任凭极速者如何尝试,这片森林依旧不肯乖乖就范。经过这里曾经主人塞缪尔·斯卡德的苦心经营,半个世纪过去,这里依然密布着陷阱与镜界。他陷入的就是其中之一。

       在踏入沼泽地带的刹那,巴里就已经反应了过来,但这片沼泽地巨大的下陷力已如一把巨钳般扣住了他的脚踝。稀湿的黑泥挤走了他脚踝周围的空气,吸盘一般禁锢了他。脚下稀滑的软泥没有给予他任何借力点——相反,它们轻缓的浸没了巴里的膝盖。我

       沼泽地四围寸草不生,当然也没有垂下生长的树枝藤蔓。

       朝天望去,只能看见一片好似终年不散的浊黄浓雾。它们涌上来,在他周围集聚。它将整片森林包裹着,就如同包裹着炸弹的糠衣。

       巴里努力扭动着身体企图通过高频的振动脱身,却绝望的发现此举旨在提高自己陷入黑泥的速度。

       黑泥睁眼间吞没了他的腰际,沼泽地表面丰沛的积水沿着黑泥浸湿了巴里贴身的布甲,蔓延得比黑泥快得多。贴身舒适的布甲在吸饱了水分后变得更加的贴身且沉重,胸腹部湿软黏腻的体感今巴里作呕。

       老天。巴里心想,早知道就绕去正义大厅了…

       “有人在吗?”怀着最后一点希望,巴里试探着呼唤了一声。

       没有任何的回声。

       整片森林悄然无声。

       巴里突然意识到,没有人会有勇气闯入这里。

       他从来都是一个理智的家伙。

       所以此时他理智的认识到:

       他完了。

       没有人能救他。

       恐惧与绝望感如同风景般在一瞬间清空了所有的思绪。他开始无法拦着控制的颤抖,布甲上的水分正在吸走他身体里的热量。黑泥冒着恶臭的气泡缓缓吞没了胸甲。黑泥下的世界是一个冰库,寒意侵占了每一条骨缝。

       巴里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胸部巨大的压强开始令他窒息。

       无意识下的,由恐惧与失温引发的肌肉痉挛转化为了高频率的振动。这使得巴里几乎在一瞬间就完全陷入泥潭之中。

       黑泥沼泽表面存积的浅水漂浮着大量的浮萍灌入巴里口中,掐断了他下意识发出的惊叫。

       他挣扎着仰头吐出口中浊臭的死水,然而更多的积水却接连涌入口鼻之中。

       他努力起手臂。但也无法阻止自己的整个脑袋被黑泥浸没。

       在最后的意识被完全剥离之际,隔着发黄的积水,巴里隐约看见一道光芒闪过。

       万能的取和华,我请求你,用你的光芒将我引向天堂…

       巴里这样想到。

       有什么东西冲上了喉管,巴里下意识扭过头,将口中掺杂着黑泥与浮萍的浊水一股脑吐了出来。 

        有什么异物堵塞在气管中。他低头又吐出一口浊水,拼命咳嗽着,感受着肺部仿佛灼烧一般的刺痛。鼻涕与眼泪在神经的压迫下涌出,耳鸣声充斥着他整个头脑,使他头痛欲裂。

        “————”

        虽然脑袋被耳鸣声充斥,但巴里还是听见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

         一道柔和的绿光飞进了他的视线,浮在身前。他眯起眼睛,从绿光中隐约分辨出一个人影。

       巴里一低头,又吐出一口水。

       耳鸣声终于减弱下来,。

       “放轻松点,伙计。”

       一道柔光笼罩在他身上,将他身上的寒意驱散而开。

       半晌,巴里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眼前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张爱神丘比特的脸庞,但比宗教油画上塑造的形象更加削瘦,线条硬朗结实。

       他长着一头暖棕色的卷发与相同色调的明亮眼睛,而显示出他一半犹太人血统的独特且高挺的鼻子使他看起来分外精神。身上独特材质的翠绿战甲上浮动着充满爆发力柔和绿色能量,而黑色的贴身布甲则坚硬且极具韧性。

       这使他看上去令人舒服。

       只有一个问题。

       他太小了。

       巴里爬起身,惊愕不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男人。

       他有些无礼的目光并没有令这个男人不快,狼狈的形象也没有引来男人幸灾乐祸的嘲笑,相反的,男人看起来很开心:“老天,”他咧开嘴笑着说:“真不敢相信除我之外还会有人够胆子走进这片操蛋的林子!”

      男人调皮的眨眨眼睛:“你这是迷路了吗?”

      一阵柔和的绿光在巴里眼前炸开,再度睁眼时,镜像森林只误导旅人的浓雾被驱散一净。

      “自我介绍一下,”男人的眼睛闪亮亮的,戴着善意,令人安心:“我叫哈尔·乔丹。”

————————————————————————————————————————

无聊的我顺手写了一篇前传(´・ω・`)

文笔极差,见谅…



评论(1)
热度(33)

© QI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