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U

一边啃高中课本一边学画的学生党。
主要是以更画为主,文字表达为辅。
希望有朝一日能画出有内涵的作品。
致力于分镜和黑白画。
最近尝试着tf的彩漫。
偶尔脑抽写文。
内容主打友情、亲情向。

喜欢的CP飘忽不定。
目前要高考了,更新会停下,但画风也会随着练习的加深而更加完善成熟起来的。三个月后见吧……

      《传炬者(上)》

  hal生日快乐!

灵感来源:《小王子》


       从睡梦中被人唤醒对哈尔·乔丹而言在寻常不过了。但被人从荒芜的撒哈拉沙漠的中央唤醒就有些令人诧异了,更不必说唤醒他的对象了。

       哈尔从梦中醒来,爬出机舱,错愕的注视着站着机翼下的男孩。

       他发出的声响并没有引起男孩的注意,相反,他看起来对哈尔身下的这架引擎破损的飞机更感兴趣。他的眼睛很亮,仿佛从未见过眼前这块冷冰冰的铁块。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孩子。”

        哈尔一边说一边翻下飞机。

        但当他抬起头仔细打量了这个男孩之后,却发现也许刚刚这个问题问得毫无意义。

        这个男孩并没有当地居民特有的黝黑色皮肤,也没有属于当地居民的黑亮的卷发与防得住风沙的长卷眼睫毛,他的金发与蓝瞳令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走失在撒哈拉的日耳曼孩子。但他淡然的神情却带给人一种如同散步般的错觉。这不是一个在沙漠中长途跋涉后孩子该有的样子。

       他好像就这样凭空出现在这里,在沙漠的中央。

       男孩眨眨眼睛———他的眼睛是一种罕见的清澈明亮的湛蓝,眼瞳中仿佛散落着群星般璀璨,但最深处的那一块却是迷惘的黑暗。他默然无言的注视着哈尔,将左手攥得更紧了。一枚成人型号的绿戒被他握在手心里,浮动着轻柔的光色。哈尔惊奇的发现这枚戒指如同灯泡般发着明亮的柔光,几乎将整个天空照亮。

      这是这里唯一的光明。

      但在光明的照耀下,黑夜被衬得更加的沉重。

      “你从哪里来?孩子。”

      见男孩没有说话,哈尔继续追问到。这是他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然后他看见,男孩举起手臂,指向了满天繁星。

      男孩的声音微弱但清晰,带着孩童的稚气与成人的稳重,“我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他轻轻说道,语调不带一丝涟漪。

      男孩的脸上有一股只有处世多年的成人才有的憔悴,哀伤。

      “所以说…你也是从天上下来的?”

       烈日下,哈尔与男孩躲在不远处废弃石墙下的阴影中。这是沙漠的特别之处,不论气温有多高,阴影之下的永远是另一个分外清凉的世界。

      男孩依旧没有望向他。哈尔已经习惯了男孩的默然,相反他很高兴能遇到一个能说话的对象,在撒哈拉的中央。男孩轻轻指向阳光下反着金属光泽的飞机:“你…不害怕吗,靠这种东西…在天上飞…”他的语调平缓,甚至有一丝漫不经心。完全没有那份只属于同龄孩子的天真浪漫。

      这孩子长大后,应该会是个稳重的家伙吧。哈尔心想着,笑着反问道:“那你呢?伙计。”他尝试着从男孩口中了解更多。“你连个能飞起来的东西都没有。”

      “我有它…”男孩轻声说到,将手中的灯戒举到一个能让哈尔看清却又不易触碰到的地方:“它引导着我…飞来这里,…除了我的家乡…只有这里是亮的…”他停顿了一下:“但…也不够亮…”

      “你的家乡是…?”

      男孩又一次抬起手,指向天际。

      沙漠中的天空明朗但不蔚蓝。这方圆几十公里都没有水源,也没有海岸。

      “我来自一个明亮的地方…”他轻轻的说:“那是宇宙中…最亮的地方…”

      “但我回不去了…”

      男孩这番令旁人诧异的叙述在哈尔听来却意外的情理之中。他没有任何的质疑,他对男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只有孩子不会说谎。

      “为什么?”

     令哈尔没想到的是,一股浓烈的绝望涌上了男孩稚嫩的脸庞,他摇了摇头;“太黑了…”声音低若耳语:“我的光芒已经…照不亮了…”

      撒哈拉的夜总是冰冷无情的。所幸男孩的灯戒带有的热度保护着他们免受寒风的凛冽刺骨。但哈尔敏锐的洞察力使他认识到,灯戒发散的光芒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

      与日俱增的,是男孩脸上的恐惧。

      这盏明灯将在不久后熄灭。

      仿佛曾经支撑着它亮起的东西此时已经如残烛般燃到了尽头。

      而哈尔则在赶工加点的修理者他的老姑娘——哪怕那枚小玩意再也亮不起来了,他也能确保自己有能力让自己与男孩飞离这个操蛋的地方。

      “它快要灭了…”男孩坐在机舱内,将小小的身躯蜷缩进那张对他而言过于宽大的皮革座椅之中,神情严肃得如同自己正身处炼狱边缘,手中的灯戒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它已经…无法照亮黑暗了…”

      “别灰心嘛,老伙计。”哈尔将最后的一枚螺丝用螺丝批安回原处,一边努力擦去沾在手心的黑油一边试图鼓舞着男孩:“尝试着让它亮起。”

      他最后检查着引擎与油箱,盘算着也许明早就能起航。

      今天不行。

      夜幕低垂。

      “我做不到…”男孩的声音越来越低,带着无法被掩盖的恐惧。“我害怕…”

       哈尔终于擦干净了手上的污垢,爬上机翼,靠着机舱坐下,舔了舔干裂脱皮的嘴唇——他们的储备已经几乎告罄。他背对着男孩,有那么一刹那这场景让他想起儿时与父亲在机场的那些日子。多么美好的时光,父亲还在。可惜这操蛋的世界总是会让那些能给周围的人带来美好影响的人们过早的死去,留下他们的亲人痛苦的活着。

      “别害怕,好小子。”哈尔凝视着远方沙丘间的残日,学着父亲曾经的令他心安的语气,对男孩柔声说道:“我会带你离开。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以,”他扭头冲着男孩微笑:“没有什么事值得害怕,相信我。”

      男孩抬起头,有些好奇的问:“你…会…害怕什么?”

      哈尔轻松的笑了,自信地回答道:“我什么也不怕。”他朝男孩鼓励般的吐了吐舌头:“我相信你也能做得到。”

       男孩看过来十分惊愕,他摇着头,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哈尔,眼瞳中的星河终于激起了涟漪:“没有人是无所畏惧的……除非他是疯了…”

      男孩带着讥笑般的语气生生洞穿了哈尔,令他僵在那里。

      “你说呢…?”

      半晌,他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垂下头如释重负般的说道:“我想你是对的…”

      他咧开嘴笑着说:“我大概是疯了…”

      他脱下自己的夹克,轻轻披在男孩身上。

      日落之后,这里的气温将会骤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没有了灯戒的庇护,今晚他们怕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挨冻的命运了。

      男孩很小,失去了灯戒璀璨的光芒使他显得更加的瘦小。飞行夹克轻而易举的将他包了个结实,只露出一个金色的小脑袋。灯戒的微光透过衣缝照在男孩苍白的脸上。他迷惘无助的神情终于令他看起来像一个孩子。

      一阵寒风夹杂着沙粒打在他俩的身上。

      狂风开始肆无忌惮的蹂躏起赤裸裸暴露在地表之上的,两个相依为命的生命。

      男孩耸动着鼻翼,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哈尔怜爱的揉了揉他金色的小脑袋,挪动着身躯将他护在身侧。哈尔从来没有照顾过除了爱德华与她妹妹以外的孩子,也从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有孩子——他甚至怀疑过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耐心与关爱去给予一个孩子。 

      但此时此刻他对于自己对男孩的爱毫不加以怀疑,他发现自己爱着这个凭空出现的神秘男孩,并倾尽自己所有给予男孩关怀。哪怕男孩所有在意的,只是手上的那枚灯戒。

      也许是因为男孩是撒哈拉里唯一能与之交谈的存在,

      也许是因为男孩过于准确的剖析了自己的内心,

      又也许以上的两条不过是为了回避自己真实想法可信理由?

      有多少的可能,是因为男孩脸上的表情让他想起了紧抱父亲飞行夹克那天的自己。

      他爱着这个孩子,或许只是希望这个男孩的未来不要同他一样无可救药?

      这世界上可不需要太多的疯子。

      至少不需要他这样的。

      残阳完全消失在沙丘之间,黑紫色的夜转眼间铺开了天际。

      今夜没有星辰。

      “走吧。"哈尔隔着夹克,把男孩抱下飞行,朝向不远处的残壁:“该找个地方避避风了。”

      男孩没有动。

       “灯戒找上了我…”男孩忽然开口,却说出了哈尔一直渴望了解的真相:“这片宇宙太暗了…需要一盏…灯。”

       “它找上我…因为我想…为宇宙带来光明…”灯戒的光芒跳动着,仿佛即将要熄灭。男孩将他死死攥在手里,仿佛担心晚风会将其吹灭。

        哈尔紧张的注视着灯戒,直觉告诉自己他将不会喜欢光芒消散之后会发现的一切。

        “我为之奋斗了多年…”一抹刺眼的讥笑浮现在他稚嫩的小脸上。“却最后发现…那不过是一个笑话…”他自嘲着,看上去就像一个厌世的大人。手中的灯戒跳动的更加剧烈,黯淡无光。

        “…我的意志已经无法支撑它为我在黑暗中找到回家的路了…我只能降临在这个发着微光的地方…”

        说话间,灯戒的光芒变得更加的浊暗,几乎弱不可见。

        但男孩还在继续往下讲着:“光芒越亮…黑暗越深…”

        他喃喃自语般的说道,几乎要哭出来了:“我已经…再也承受不住了…”

        “我只想回家…”声音如同虔诚的祷告者一般充满了绝望的请求。

        “我真的…只想回家…”

        光芒如出水鱼儿般闪耀了几下,终于消逝不见了。

        黑夜沉了下来。

        这个世界黯淡无光。


评论(1)
热度(71)

© QIU | Powered by LOFTER